儒释道易哲学思辨下的宇宙观

中国古代的儒家和道家哲学是经过先哲们“仰观于天而俯察于地,内观于心”感悟和探索天地人的自然结晶,他们将宇宙(法界)看作统一的整体,重天(自 然)与人之间的“天人合一”统一联系。后来佛教华严宗提出“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之说。理学家朱熹亦说“人人有一太极(宇宙),物物有一太极(宇宙)”。 而将人体看作一个整体,将人与自然看作一个整体,在传统中医中尤其显要。古代哲学思想建立于内证基础,如:“道家的打座修练,佛家的禅定内证”,它主要从 内心精神层面对宇宙人生进行探索研究。而西方现代科学迎合了未法时期众生的心性,注重物质、色法欲求,它的研究主要在物质的宏观和微观上进行探索宇宙真 相。两者探求的方法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从历史的发展过程来看,它们应当互补,相互结合起来,西方科学观是把物质分割开来研究是不能从整体上认识世界 的,由于存有分别心,造成认识问题存有偏差,只能象打山洞一样,盲目进行,但到后来终会归一相通的;当代量子物理的实验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将佛陀的证 悟和中国先贤认识世界观与西方科学实证结合起来,并指导科学的研究,使现时众生生起正信,才能完全相信佛陀的教悔和真言。

古代东方朴素的宇宙全息统一思想孕育出灿若星河的文化明珠。《易经》阴阳、五行和八卦说把宇宙由“阴阳”这个最小的原素构成,通过五行的互相运动作用 形成了从八卦到六十四卦,构成了宇宙全息统一体,而群分阴阳“太极”前,就是“无极”,即如如佛心未动状态。“物物是太极,物物皆宇宙”,不离阴阳,不离 “无极”佛心。《道德经》是老子整个道家思想的精髓,他的宇宙起源论是通过自身的修练和参悟得来的。“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 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就是宇宙的本源,是“佛性佛心”,“一”就是“太极”、如“等觉菩萨位”。“阴阳两气”的相互作用, 以此化育(如佛心动而生万法)出万物。万物都包含阴阳,也包含太极、无极、道、佛性等信息习性。佛法说:“众生所有十法界习性统统具足,心佛众生三无差 别”。就是指全息宇宙的统一、同体。

这是一种从“无(空)”到“有”再到万物统一体的过程。宇宙形成和发展是如同原始本性妙有到心动有执被染至诸法界的形成。由潜(性)到显(诸法万象) 的不断展开。遵循“因果成往坏空” 的规律,最后又复归于“无(空)”。“无”并非绝对的“空”,而是“有”的潜在形态。佛法《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就如此 理。老子参悟到“道”之物,唯恍唯惚,就是感悟如佛性的本有,所谓真空妙有的存在。

佛教的教义和思想是释迦佛经过六年的苦修证悟而得出的,慈悲地为众生开示宇宙人生的真相。佛教的核心是:“法法同体,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一粒尘沙无 不是一个世界”的宇宙观。他们之间有无穷无尽的联系性。唐代华严宗的创始人法藏大师在《华严金师子章》中指出:“宇宙间的各个事物由于本体(如佛性、法 性、道、无极等)是相同的,因而任何现象都能收尽摄入即包含其他一切现象。事物的任何部分都能尽摄入即包含万物的整体。任何事物都可以普遍摄入即包含其他 一切事物。进而,一切事物可以归结为任何一切现象,事物的整体等同于事物的任何部分,任何一个事物也就是其他事物,这就是各个事物都是相同的,即同一 的”。他还认为:“事物从时间上来说也是相互联系的,事物都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每一世又有各有三世,这九世既是相隔有别,又是融通无碍,同是存于一 念之中,即一刹那中包含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事物。”这说明宇宙万物并无时空的约束和限制,一念之间可决定一切,万物都是互即互入,相互包容,一切即 一,一即一切,任一变化牵动全体而形成网络效应。